主页 > 学习

小说:我要找到你

时间:2019-08-15 来源:南瓜说游戏

给读者的话

2018年即将过去,今天是12月30号,这所大学迟来的大雪覆盖着整座校园,覆盖着我的梦,2018遗憾的事很多,想要给好友们祝福的话太多,无法一一送达,希望借这个故事,祝不论远方还是身边的你们,大雪快乐。



 

楔子

“焚音,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你会不会很着急,会不会把我找回来?”

“那当然了,你是不是傻,我会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待在你身边,我不许你走远。”

“傻瓜,都说了是如果。”

……

2018年12月30日,江城大雪。

“也是一样的雪景呢!”荆雪繇静立在9号楼楼顶远眺江城,漫天朔雪,寒气迫人。

荆雪繇的视线只够百米距离,再远些,什么也没有。她的脸上绯红,空气刘海上落下一层白白的雪,在她身旁,是一道瘦弱却气质温润的身影。

“是啊,也是一样的雪景唉。”

纪焚音的声音里满是落寂,他看向身着红袍斗篷的她,袖中的双拳紧握。

“白雪纷纷何所似?焚音你可还记得?”

“未若柳絮因风起,记得记得呢。”

“……”

远处图书馆的轮廓在三尺厚的积雪中看不分明,下方博雅广场上雪仗纷叠,纪焚音很享受这份静谧,很享受待在她身边的感觉。

“焚音,很谢谢你能陪我,可是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对吗?”荆雪繇伸手接过冰凉的雪花,她的十指纤长俊美,圣洁的雪花落入掌中也要逊色三分。

“噢?是哪里不一样吗,雪繇,”纪焚音的视线从模糊的地平线回到她是身上,脸上的双眼木讷,满是血丝。

“焚音,你不快乐,我很久没见你笑过了,你要走了对吗?” 荆雪繇转过身来,看着长发越发苍白的他,眼里的泪水直落而下。

“是啊,我要走了,雪繇,以后我就不会来这里了,我将在另一个世界和你相遇,开心点,乖!你以前最讨厌哭花脸了。”纪焚音哽咽着,默默地用手抹去她的泪水,慢慢拉着她那双精致的小手。

“焚音,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纪焚音凝望着这张看不厌的脸,突然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雪繇,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焚音,我就在这儿呀,那个秘密就是,就是——”

“啪!——”

长青殿“蒹葭”号量子计算机的大屏幕上红点急剧出现,一行行报错指令压抑着大殿内的气氛,司马功的脖子上汗水涔涔,他的双眼紧盯着龙椅上的纪焚音。

天幕一瞬间换了场景,漫天飞雪不再,江城的建筑由远而近坍缩,时空变得灰白,荆雪繇的红袍从裙摆向上褪去颜色,她发不出一点声音……

纪焚音从超时空幻境中苏醒,他的眼眶湿润,慢慢摘下头上的“超时空幻境头盔”,换上墨黑常服,他的眼神肃穆,凝望着窗外洛阳的上空,久久不语。

洛阳城里白雪纷纷,街道上蹒跚学步的孩童兴奋地咿咿呀呀,远山,伽蓝寺,整个世界都白的静谧,白的悠然。


 

地球文明第八纪元,科技迅猛发展,人类的脚步迈出太阳系,在“耶和华”星系终于找到另外一颗“地球”,地球来客称之为“天命园”,不料“天命园”上有着原住民,而且其科技文明程度毫不逊色于地球文明第八纪元。地球来客在无数次征服之战后留下大量“超时空幻境”头盔,匆忙撤去。

北晋帝国便是“天命园”的原住民帝国,纪焚音从年迈的父亲纪沧海的手里接过象征着整个帝国的玉玺,开始了长达十年的反击战争,他一直认为,自己生命中的敌人只有那些域外来客,天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十年前,洛阳城外,王妃荆雪繇亲临战场鼓舞士气,回城时却遭遇伏击,香消玉殒,那一天,雪满洛阳道。

十年征战,北晋史称“雪祭之战”

纪焚音也是在那一年登基,那之后,他再没有笑过。

一年前,洛阳城外敌军丢下无数头盔,大将军白无畏将全部缴纳的头盔运回城内,其中尚且完好的一顶送到了纪焚音的手里。

北晋帝国最高科研机构稷下学宫仅费时一天,便洞悉这是域外敌军给赴外征战的士兵准备的超时空幻境装备,只要带上头盔,就能置身于无比真实的场景中见到自己心中最想念的人。

但幻境的时间不能持续很久,一旦情境中人物触及“断点指令”,幻境便会立刻崩塌,而进入幻境者的后果,是损失一年寿命。

修复幻境,找到断点成了稷下学宫的头等任务,而纪焚音在群臣拼死劝阻无效后,成为进入幻境的唯一被试

他只是想再见到那个女孩而已,真的很想,想到骨子里,丢掉性命,又算得了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是再没有机会相见,他再也不能欺骗自己——他忘不了她。

“天命园”自古每隔十年才下一场雪,在戴上头盔的世界里,纪焚音再次见到荆雪繇,和她在这个白雪皑皑的世界重新相遇、相识、相爱,如今是他最后一次进入幻境,他是来向她告别的,他的身体已支撑不起无休止的损耗了。

 

“王爷!”司马功跪坐在殿下,大殿外“长生广场”上簇立着一万新一代人工智能机器人护卫,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谁是护卫,谁是敌人。

纪焚音终于看向这位忠心不二的儿时玩伴,现在北晋帝国的宰相,压抑不住疲倦之态,“史存,我又见到雪繇了!”

“王爷,这次可曾找到‘超时空幻境’的断点所在?”司马功伸长脖子,急切地看向眼前北晋帝国的真正掌控者。

“然!”

纪焚音一步步从龙椅上走下,拎着手中的头盔走到司马功身旁递给他,“史存,扔了它吧,扔得越远越好,我知道,你们很担心我,北晋的男儿不应该怯懦,更何况我是北晋的王。”

“断点便是——雪花没有触感。哈哈哈哈,雪花没有触感……”纪焚音大笑着走出殿外,从此再没有人见过他。

有人说,他死在了爱情里,也活在了爱情里

  北晋终究还是亡了,地球来客在久攻不下后,提出了代号为“特洛伊”的攻占计划,遗留的“超时空幻境”利用心理诱导和心理催眠,击败了纪焚音心底最后的防线,也击败了这个国家。

 

后记

2018年12月30日,江城大雪。

“也是一样的雪景呢!”荆雪繇静立广场上,果然漫天朔雪,寒气迫人。

荆雪繇的视线只够百米距离,再远些,什么也没有。她的脸上绯红,空气刘海上落下一层白白的雪,在她身旁,再不见那道瘦弱而气质温润的少年。

“是啊,也是一样的雪景唉。”

荆雪繇学着他的声音,在雪地里走来走去。

她的手里拿着写给他的信:

焚音,你真的没来了,我在这里等了很久很久,我不知道失去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有的时候很好奇,为什么那些失恋的人会很难受,我会觉得那样有点傻,因为我是一个从喜欢一个人到不喜欢一个人只用两三天的人,可能那两三天会有些难过,但是很快就会过去了……

读着读着,她开始蹲在地上大哭起来,纷纷落下的雪花覆盖在她的红袍上,覆盖在她的脑海里……

特别鸣谢:

佰瑞雪、汤介生、陶露、李敏、白芮、黎浩源、刘雄友老师、张慧老师、张丹玲、周礼智、金方城、李鹏飞、刘佳旭等

—————————————

文字:顾北北北北

编辑:钟离昧

图片:特别鸣谢佰瑞雪

—————————————

往期回顾:

—————————————

小说:《阿旁宫》

《Your Name, My Story  2th

Your Name, My story   1th

杂文:《三年2班(三)》

—————————————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