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习

用18张图总结时尚圈的2018,看看今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时间:2019-08-19 来源:南瓜说游戏

2018年的时尚圈,充斥着离别、离世,但也不乏有女性力量、多样化卡司与新掌门上任这样的正能量与新鲜事。下面就带你回顾下2018吧!


黑色力量

1月8日


2018年,女性力量成为最不可忽视的关键词,更多的女性选择发声,以抵抗性别不平等、同工不同酬以及职场性侵事件,#Me Too运动席卷全球。在1月8日第七十五界金球奖上,群星穿着黑色礼服以抵制好莱坞性侵事件成为本年度最值得回味的瞬间之一。



Hedi Slimane加入CELINE

1月21日


这恐怕是今年时尚圈受到争议最多的一位设计师,从上任开始,再到改logo、清空Instagram账号、发布新手袋、发布第一个成衣系列……Hedi Slimane的名字甚至几度登上微博热搜,成为近几年最受关注的品牌换帅事件。



Riccardo Tisci成为Burberry新任设计总监

3月1日


3月1日下午,Burberry宣布 Riccardo Tisci接替Christopher Bailey成为最新的品牌创意总监。在今年九月的首秀上,Riccardo Tisci用足足134个Look来构建属于他的新秩序,在一系列革新之后,他对Burberry的愿景也终于浮出水面——更精致、更多元,当然也更好卖。



再见,Hubert de Givenchy先生

3月10日


2018年,时尚圈失去一位具有时代意义的设计大师——Givenchy品牌创始人Hubert de Givenchy先生于2018年3月10日去世,享年91岁。Givenchy2018年秋冬高级定制系列,是Clare Waight Keller对Givenchy先生的致敬与缅怀。在系列的最后,由赫本演唱的《月亮河》原声出现,动人至极。

“总有一天我会与你相见

令我心醉,引我遐想

无论你向何方,我都随你前往”

——by Audrey Hepburn《Moon River》



Kim Jones加入Dior,成为其男装线的创意总监

3月19日


商业和艺术一把抓的Kim Jones成为Dior的男装创意总监,是LVMH集团今年下的最稳的一步棋。



Virgil Abloh担任Louis Vuitton男装创意总监

3月26日


时尚圈的“黑色力量”继续发酵,潮牌Off White的主理人Virgil Abloh在3月26日成为Louis Vuitton的男装创意总监,这件本年度男装界最出乎意料的换帅事件标志着奢侈品牌将目光集中年轻一代消费者的决心与大趋势。



Met Gala

5月7日


于2018年5月7日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的Met Gala成为近几年明星造型集体发挥最好的一次,主题为“天体:时尚与天主教奇想”Heavenly Bodies: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展览的参观人数还破了往年的记录。



王子大婚

5月19日


2018年最值得关注的喜事当属哈里王子与Meghan Markle的皇室婚礼,于5月19日在英国温莎城堡的圣乔治教堂完婚。万众瞩目的婚纱则来自Givenchy的创意总监 Clare Waight Keller。而且在12月10号举办的英国时尚大奖上,怀着六个月身孕的王妃还为好友Clare颁发了年度最佳女装设计师的奖项。



Kate Spade因抑郁症自杀

6月5日


6月5日,美国女性设计师Kate Spade被发现在她纽约的公寓中上吊自杀。这位给我们带来无数欢乐造型手袋的设计师最后却没能安慰自己,事发之后,无数女孩在网上悼念Kate Spade。



Kylie Jenner成为《福布斯》白手起家的年度女富豪

7月12日


2018年,Kylie Jenner成为《福布斯》白手起家的年度女富豪,净资产9亿美元,拥有公司Kylie Cosmetics 100%的股份,而且别忘了,她只有21岁。今年她还迎来了她第一个宝宝,那张宣布孩子出生的照片直接获得了1800多万的Instagram点赞。



超模封面

8月16日


时隔八年,BAZAAR再次带领中国新超模演绎意义颇重的九月刊封面,共同翻开一个全新篇章。这些年轻的女孩年龄最小的仅有18岁,却已经登上国际T台,拿下大牌广告。她们是时尚圈最新鲜、也最来势汹汹的面孔。这一次,BAZAAR选中十位女孩(王新宇、康思佳、陈瑜、刘春杰、赵佳丽、解朝宇、周欢、陈琳、林湘湘、何婧),由她们来诠释这个时代多元化的审美。



A Star is Born

8月31日


本年度最值得关注的电影来自时尚圈的常客——Lady Gaga。她与Bradley Cooper主演的电影《A Star Is Born》于8月31日在威尼斯电影节上映,而且Lady Gaga将角逐今年金球奖的最佳女主角。



铁塔前的大秀

9月26日


在今年9月举办的巴黎时装周上,Anthony Vaccarello在系列最后,用那些占比重最大的透视裙装致敬Saint Laurent先生的开创性和前卫力量。裸露在此并不是为了诱惑,而是一种强有力的信息——维护两性之间的平等秀评人 Sarah Mower在秀后说道“无论你是否同意按照Anthony的方式去诠释女性,你都要去捍卫她们如此着装的权利。”



维密收视率创新低

11月8日


11月8日,每年的维密大秀回归大本营,在纽约举办,于12月3日正式播出。但今年的维密大秀却没有在网上引起热烈反响,收视率创历史新低(330w),销售额持续下滑,开阔亚洲市场也无济于事。



#NotMe

11月20日


2018年度Drama事件来自Dolce&Gabbana,11月20日创始人之一Stefano Gabbana在社交平台上发表辱华言论,导致21日上海大秀群星不出席,模特罢演,最终被取消。

If not you?who?



Chanel宣布停止使用珍异皮革或皮草

12月4日


12月4日Chanel宣布停用鳄鱼皮、鸵鸟皮等珍异皮革或皮草,成为国际零皮草联盟成员之一。此举将继续点燃如今Faux Fur的潮流。



Raf Simons离开CALVIN KLEIN

12月22日


北京时间12月22日清晨,Raf Simons离开Calvin Klein(他在2016年8月以首席创意官的身份加入此品牌),明年2月举办的2019秋冬纽约时装周将损失一名大将。品牌暂时未对Simons的离职发出声明。“立即变现”是当下时尚界对设计师最大的要求,在这个重营销轻设计的时代,或许明星设计师的光环已经逐渐暗淡。



多样性Casting 


多样性成为今年时尚圈的关键词,T台不再是白人模特大行其道的舞台,大码超模也受到更多关注。Alton Mason亮相Chanel 2019年高级手工系列大秀,成为Chanel历史上第一位黑人男模。韩模Yoon Young Bae以92场秀成绩成为2018年秀霸,非裔模特Adut Akech更是备受业内瞩目,国模贺聪则以81场位列第四。


被你发现了~


找着婆家了,是县城里的人,搬运工,挣钱很多。”

                    我一听条件这么好,不相信,觉得队长是在和我闹着玩,我说:“队长,你别哄我了。”

                    队长说:“没哄你,他叫万二喜,是个偏头,脑袋靠着肩膀,怎么也起不来。”

                    他一说是偏头,我就信了,赶紧说:“你快让他来看看凤霞吧。”

                    队长一走,我扔了粪勺就往自己茅屋跑,没进门就喊:“家珍,家珍。”

                    家珍坐在床上以为出了什么事,看着我眼睛都睁圆了,我说:“凤霞有男人啦。”

                    家珍这才松了口气,说:“你吓死我了。”

                    我说:“不缺腿,胳膊也全,还是城里人呢。”

                    说完我呜呜地哭了,家珍先是笑,看到我哭,眼泪也流了出来。高兴了一阵,家珍问:“条件这么好,会要凤霞吗?”

                    我说:“那男的是偏头。”

                    家珍这才有些放心。那晚上家珍让我把她过去的一些衣服拿出来,给凤霞做了件衣服,家珍说:“凤霞总得打扮打扮,人家都要来相亲了。”

                    没出三天,万二喜来了,真是个偏头,他看我时把左边肩膀翘起来,又把肩膀向凤霞和家珍翘翘,凤霞一看到他这副模样,咧着嘴笑了。

                       




                    万二喜穿着中山服,干干净净的,若不是脑袋靠着肩膀,那模样还真像是城里来的干部。他拿着一瓶酒一块花布,由队长陪着进来。家珍坐在床上,头发梳得很整齐,衣服破了一点,倒很干净,我还专门在床下给家珍放了一双新布鞋。凤霞穿着水红衣服低着头坐在她娘旁边。家珍笑嘻嘻地看着她未过门的女婿,心里高兴着呢。

                    万二喜把酒和花布往桌上一放,就翘着肩膀在屋里转一圈,他是在看我们的屋子。我说:“队长,二喜,你们坐。”

                    二喜嗯了一声在凳子上坐下,队长摆摆手说:“我就不坐了,二喜,这是凤霞,这是她爹和娘。”

                    凤霞双手放在腿上,看到队长指着她,就向队长笑,队长指着家珍,她转过去向家珍笑。家珍说:“队长,你请坐。”

                    队长说:“不啦,我还有事,你们谈吧。”

                    队长转身要走,留也留不住,我送走了队长,回到屋中指指桌上的酒,对二喜说:“让你破费了,其实我有几十年没喝酒了。”

                    二喜听后嗯了一声,也不说话,翘着个肩膀在屋里看来看去,看得我心里七上八下。家珍笑着对他说:“家里穷了一点。”

                    二喜又嗯了一声,翘着肩膀去看家珍,家珍继续说:“好在家里还养着一头羊几只鸡,福贵和我商量着等凤霞出嫁时,把鸡羊卖了办嫁妆。”

                    二喜听后还是嗯了一下,我都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坐了一会,他站起来说要*吡耍*想这门亲事算是完了。他都没怎么看凤霞,老看我们的破烂屋子。我看看家珍,家珍苦笑一下,对二喜说:“我腿没力气,下不了地。”

                    二喜点点头走到了屋外,我问他:“聘礼不带走了?”

                    他嗯了一下,翘着肩膀看看屋顶的茅草,点了点头后就走了。

                    我回到屋里,在凳子上坐下,想想有些生气,就说:“自己脑袋都抬不起来,还挑三捡四的。”

                    家珍叹了口气说:“这也不能怪人家。”

                    凤霞聪明,一看到我们的样子,就知道人家没看上她,站起来走到里面的房间,换了身旧衣服,扛着把锄头下地去了。

                    到了晚上,队长来问我:“成了吗?”

                    我摇摇头说:“太穷了,我家太穷了。”

                    第二天上午,我在耕田时,有人叫我:“福贵,你看那路上,像是到你家相亲的偏头来了。”

                    我抬起头来,看到五、六个人在那条路上摇摇摆摆地走来,还拉着一辆板车,只有走在最前面那人没有摇摆,他偏着脑袋走得飞快。远远一看我就知道是二喜来了,我是一点也想不到他会来。

                    二喜见了我,说道:“屋顶的茅草该换了,我拉了车石灰粉粉墙。”

                    我往那板车一望,有石灰有两把刷墙的扫帚,上面搁着个小方桌,方桌上是一个猪头。二喜手里还提着两瓶白酒。

                    那时候我才知道二喜东张西望不是嫌我家穷,他连我屋前的草垛子都看到眼里去了。屋顶的茅草我早就想换了,只是等着农闲到来时好请村里人帮忙。

                    二喜带了五个人来,肉也买了,酒也备了,想得周到。他们来到我们茅屋门口,放下板车,二喜像是进了自己家一样,一手提着猪头,一手提着小方桌,走了进去,他把猪头往桌上一放,小方桌放在家珍腿上,二喜说:“吃饭什么的都会方便一些。”

                    家珍当时眼睛就湿了,她是激动,她也没想到二喜会来,会带着人来给我家换茅草,还连夜给她做了个小方桌,家珍说:“二喜,你想得真周到。”

                    二喜他们把桌子和凳子什么的都搬到了屋外,在一棵树下面铺上了稻草,然后二喜走到床前要背家珍,家珍笑着摆摆手,叫我:“福贵,你还站着干什么。”

                    我赶紧过去让家珍上我背脊,我笑着对二喜说:“我女人我来背,你往后背凤霞吧。”

                    家珍敲了我一下,二喜听后嘿嘿直笑。我把家珍背到树下,让她靠着树坐在稻草上。看着二喜他们把草垛子分散了,扎成一小捆一小捆,二喜和另一个人爬到屋顶,下面留着四个,替我家翻屋顶的茅草。我看一眼就知道二喜带来的人都是干惯这活的,手脚都麻利。下面的用竹竿挑着往上扔,二喜和另一个人在上面铺。别看二喜脑袋靠着肩膀,干活一点都不碍事,茅草扔上去他先用脚踢一下,再伸手接住。有这本领的人,在我们村里是一个都找不出来。

                    没到中午,屋顶的活就干完了。我给他们烧了一桶茶水,凤霞给他们倒茶水,跑前跑后忙个不停,她也高兴,看到家里突然来了这么多干活的人,凤霞笑开的嘴就没合上。

                    村里很多人都走过来看,一个女的对家珍说:“女婿没过门就干活啦,你好福气啊。”

                    家珍说:“是凤霞好福气。”

                    二喜从屋顶上下来,我对他说:“二喜,歇一会。”

                    二喜用袖管擦擦脸上的汗说:“不累。”

                    说完又翘起肩膀往四处看,看到左边一块菜地问我:“这是我家的地吗?”

                    我说:“是啊。”

                    他就进屋拿了把菜刀,下到地里割了几棵新鲜的菜,又拿进屋去。不一会,他在里面切猪头了,我去拦他,让他把这活留给凤霞,他还是用袖管擦着汗说:“不累。”

                    我只好出来去推凤霞,凤霞站在家珍旁边,我把她往屋里推的时候,她还不好意思地扭着头看家珍,家珍笑着挥手让她进去,她这才进了茅屋。

                    我和家珍陪着二喜带来的人喝茶说话,中间我走进去一次,看到二喜和凤霞像是两口子,一个烧火,一个做饭炒菜。

                    两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看过后都咧着嘴笑了。

                    我出来和家珍一说,家珍也笑了。过了一会,我忍不住又想去看看,刚站起来家珍就叫住我,偷偷说:“你别进去了。”

                    吃过午饭,二喜他们用石灰粉起了墙,我家的土墙到了第二天石灰一干,变成白晃晃一片,像是城里的砖瓦房子。粉完了墙天还早着,我对二喜说:“吃了晚饭再走吧。”

                    他说:“不吃了。”

                    就着肩膀向凤霞翘了翘,我知道他是在看凤霞。他低声问我和家珍:“爹,娘,我什么时候把凤霞娶过去?”

                    一听这话,一听他叫我和家珍爹娘,我们欢喜得合不上嘴,我看看家珍后说:“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

                    接着我又轻声说:“二喜,不是我想让你破费,实在是凤霞命苦,你娶凤霞那天多叫些人来,热闹热闹,也好叫村里人看看。”

                    二喜说:“爹,知道了。”

                    那天晚上凤霞摸着二喜送来的花布,看看笑笑,笑笑看看。有时抬头看到我和家珍在笑,心里一慌,脸就红了。看得出来凤霞喜欢二喜,我和家珍高兴,家珍说:“二喜是个实在人,心眼好,把凤霞给他,我心里踏实。”

                    我们把家里的鸡羊卖了,我又领着凤霞去城里给她做了两身新衣服,给她添置了一床新被子,买了脸盆什么的。凡是村里别人家女儿有的、凤霞都有,拿家珍的话说是:“不能委屈凤霞了。”

                    二喜来娶凤霞那天,锣鼓很远就闹过来了,村里人全挤到村口去看。二喜带来了二十多个人,全穿着中山服,要不是二喜胸口戴了朵大红花,那样子像是什么大干部下来了呢。

                    十几双锣同时敲着,两个大鼓擂得咚咚响,把村里人耳朵震得嗡嗡乱响,最显眼的是中间有一辆披红戴绿的板车,车上一把椅子也红红绿绿。一走进村里,二喜就拆了两条大前门香烟,见到男子就往他们手里塞,嘴里连连说:“多谢,多谢。”

                    村里别人家娶亲嫁女时,抽的最好的香烟也不过是飞马牌,二喜将大前门一盒一盒送人,那气派把谁家都比下去了。

                    拿到香烟的赶紧都往自己口袋里放,像是怕人来抢似的,手指在口袋里摸索着抽出一根放在嘴上。

                    跟在二喜身后那二十来人也卖力,锣鼓敲得震天响,还扯着嗓子喊,他们的口袋都鼓鼓的,见到村里年轻的女人和孩子,就把口袋里的糖果往他们身上扔。这样大手大脚把我都看呆了,心想扔掉的都是钱呵。

                    他们来到我家茅屋前,一个个进去看凤霞,锣鼓留在外面,村里的年轻人就帮着敲上了。凤霞那天穿上新衣服可真漂亮,连我这个做爹的都想不到她会这么漂亮,她坐在家珍床前,在进来的人里挨个找二喜,一看到二喜赶紧低下了头。

                    二喜带来的城里人见了凤霞都说:“这偏头真有艳福。”

                    后来过了好多年,村里别的姑娘出嫁时,他们还都会说凤霞出嫁时最气派。那天凤霞被迎出屋去时,脸蛋红得跟番茄一样,从来没有那么多人一起看着她,她把头埋在胸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二喜拉着她的手走到板车旁,凤霞看看车上的椅子还是不知道该干什么。个头比凤霞矮的二喜一把将凤霞抱到了车上,看的人哄地笑起来,凤霞也哧哧笑了。二喜对我和家珍说:“爹,娘,我把凤霞娶走啦。”

                    说着二喜自己拉起板车就走,板车一动,低头笑着的凤霞急忙扭过头来,焦急地看来看去。我知道她是在看我和家珍,我背着家珍其实就站在她旁边。她一看到我们,眼泪哗哗流了出来,她扭着身体哭着看我们。我一下子想起凤霞十三岁那年,被人领走时也是这么哭着看我,我一伤心眼泪也出来了,这时我脖子也湿了,我知道家珍也在哭。我想想这次不一样,这次凤霞是出嫁,我就笑了,对家珍说:“家珍,今天是办喜事,你该笑。”

                    二喜是实心眼,他拉着板车走时,还老回过头去看看他的新娘,一看到凤霞扭着身体朝我们哭,他就不走了,站在那里也把身体扭着。凤霞是越哭越伤心,肩膀也一抖一抖了,让我这个做爹的心里一抽一抽,我对二喜喊:“二喜,凤霞是你的女人了,你还不快拉走。”

                    凤霞嫁到了城里,我和家珍就跟丢了魂似的,怎么都觉得心慌。往常凤霞在屋里进进出出也不怎么觉得,如今凤霞一走,屋里就剩我和家珍,两个人看来看去,都看了几十年了,像是还没看够。我还好,在地里干活能分掉点想凤霞的心思。家珍就苦了,整天坐在床上,整天闲着,没有了凤霞,做娘的心里能不慌张?先前她在床上呆着从不说什么,这么一来她可就难受了,腰也酸了背也疼了,怎么都不舒服。我也知道那滋味,整天在床上,比下地干活还累,身体都活动不了。我就在黄昏的时候背着她到村里去走走,村里人见了家珍,都亲热地问长问短,家珍心里也舒畅多了,她贴着我耳朵问:“他们不会笑话我们吧。”

                    我说:“我背着自己的女人有什么好笑话的。”

                    家珍开始喜欢提一些过去的事,到了一处,她就要说起凤霞,说起有庆从前的事,说着说着就笑。来到了村口,家珍说起那天我回来的事,家珍在田里干活,听到有个人大声叫凤霞,叫有庆,抬头一看看到了我,起先还不敢认。家珍说到这里笑着哭了,泪水滴在我脖子上,她说:“你回来就什么都好了。”

                    按规矩凤霞得一个月以后回来,我们也得一个月以后才能去看她。谁知凤霞嫁出去还不到十天,就回来了。那天傍晚我们刚吃过饭,有人在外面喊:“福贵,你到村口去看看,像是你家的偏头女婿来了。”

                    我还不相信,村里人都知道我和家珍想凤霞都快想呆了,我觉得村里人是在捉弄我们,我跟家珍说:“不会吧,才十来天工夫。”

                    家珍急了,她说:“你快去看看。”

                    我跑到村口一看,还真是二喜,翘着左边的肩膀,手里提着一包糕点,凤霞走在他旁边,两个人手拉着手,笑眯眯地走来。村里人见了都笑,那年月可是见不到男女手拉着手的,我对他们说:“二喜是城里人,城里人就是洋气。”

                    凤霞和二喜一来,家珍高兴坏了;凤霞在床沿上一坐,家珍拉住她的手摸个没完,一遍遍说凤霞长胖了,其实十来天工夫能长多少肉?我对二喜说:“没想到你们会来,一点准备都没有。”

                    二喜嘿嘿地笑,他说他也不知道会来,是凤霞拉着他,他糊里糊涂地跟来了。

                    凤霞嫁出去没过十天就回来,我们也不管什么老规矩了,我是三天两头往城里跑,说起来是家珍要我去的,我自己也想着要常去看看他们。我往城里跑得这么勤快,跟年轻时一样了,只是去的地方不一样。

                    去的时候,我就在自留地里割上几棵青菜,放在篮子里提着,穿上家珍给我做的新布鞋。我割菜时鞋上沾了点泥,家珍就叫住我,要我把泥擦掉。我说:“人都老了,还在乎什么鞋上有泥。”

                    家珍说:“话可不能这么说,人老了也是人,是人就得干净一些。”

                    这倒也是,家珍病了那么多年,在床上下不了地,头发每天都还是梳得整整齐齐的。我穿得干干净净走出村口,村里人见我提着青菜,就问:“又去看凤霞?”

                    我点点头:“是啊。”

                    他们说:“你老这么去,那偏头女婿不赶你走?”

                    我说:“二喜才不会呢。”

                    二喜家的邻居都喜欢凤霞,我一去,他们就夸她,说她又勤快又聪明。扫地时连别人家的屋前也扫,一扫就扫半条街,邻居看到凤霞汗都出来了,走过去拍拍她,让她别扫了,她这才笑眯眯地回到自己屋里。

                    凤霞以前没学过织毛衣,我们家穷,谁也没穿过毛衣。凤霞看到邻居的女人坐在门前织毛衣,手穿来插去的,心里喜欢她就搬着把凳子坐到跟前看,一看就看半天,人都看呆了。

                    邻居家的女人看着凤霞这么喜欢,便手把手教她。这么一教可把她们吓一跳,凤霞一学就会,才三、四天,凤霞织毛衣和她们一样快了。她们见了我就说:“要是凤霞不聋不哑有多好。”她们也在心里可怜凤霞。后来只要屋里的活一忙完,凤霞便坐到门前替她们织毛衣。整条街的女人里就数凤霞毛衣织得最紧最密,这下可好了,她们都把毛线送过来,让凤霞替她们织。凤霞累是累了一些,可她心里高兴。毛衣织成了给人家,她们向她翘翘大拇指,凤霞张着嘴就要笑半天。

                    我一进城,邻居家的女人就过来挨个告诉我,凤霞这儿好,那儿好,我听到的全是好话,听得我眼睛都红了,我说:“城里人就是好,在


- END -


Clothes 丨 Fashion 丨 News

本公众号所有文字内容系原创

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


相关阅读